<dir id='dl9ic'><del id='dl9ic'><del id='dl9ic'></del><pre id='dl9ic'><pre id='dl9ic'><option id='dl9ic'><address id='dl9ic'></address><bdo id='dl9ic'><tr id='dl9ic'><acronym id='dl9ic'><pre id='dl9ic'></pre></acronym><div id='dl9ic'></div></tr></bdo></option></pre><small id='dl9ic'><address id='dl9ic'><u id='dl9ic'><legend id='dl9ic'><option id='dl9ic'><abbr id='dl9ic'></abbr><li id='dl9ic'><pre id='dl9ic'></pre></li></option></legend><select id='dl9ic'></select></u></address></small></pre></del><sup id='dl9ic'></sup><blockquote id='dl9ic'><dt id='dl9ic'></dt></blockquote><blockquote id='dl9ic'></blockquote></dir><tt id='dl9ic'></tt><u id='dl9ic'><tt id='dl9ic'><form id='dl9ic'></form></tt><td id='dl9ic'><dt id='dl9ic'></dt></td></u>
  1. <code id='dl9ic'><i id='dl9ic'><q id='dl9ic'><legend id='dl9ic'><pre id='dl9ic'><style id='dl9ic'><acronym id='dl9ic'><i id='dl9ic'><form id='dl9ic'><option id='dl9ic'><center id='dl9ic'></center></option></form></i></acronym></style><tt id='dl9ic'></tt></pre></legend></q></i></code><center id='dl9ic'></center>

      <dd id='dl9ic'></dd>

        <style id='dl9ic'></style><sub id='dl9ic'><dfn id='dl9ic'><abbr id='dl9ic'><big id='dl9ic'><bdo id='dl9ic'></bdo></big></abbr></dfn></sub>
        <dir id='dl9ic'></dir>
      1. 返回重庆时时彩计划群
        当前位置: 主页 > 学术争鸣 >

        闪闪的红星 灿灿的光芒(高昌)

        时间:2013-06-20 04:35
          

          “一九三四年,我七岁。”
          
          “我五岁那年,听大人们说,闹革命了。”……
          
          这种句型,在新时期以来的很多作家的笔下都出现过,尤其是一些带有先锋色彩的作家。很多评论家称赞这种语言方式的新颖和“先进”,说是从外国的什么流派什么主义那里学来的。而我读到这种句型,却觉不出多少新鲜感。因为早在李心田先生发表于上世纪70年代的小说《闪闪的红星》中,我就读过这种自叙体的行文句式了。
          
          小说《闪闪的红星》,是我少年时期很喜爱的一部作品。那曲折的情节,精彩的语言,尤其是细腻的儿童心理描绘,深深地吸引了我。我在学校操场的大树底下看,在防震棚临时改建的教室里看,在烧火做饭时一边拉着风箱,一边打开这本书继续看……我随着潘冬子的故事而悲痛,而欣喜,而愤恨,而兴奋。相隔几十年后重读这部红色经典,仍然很激动。
          
          当年由这部小说改编而成的同名电影非常成功,其中的一些红歌至今到处传唱,比如:“小小竹排江中游,巍巍青山两岸走。雄鹰展翅飞,哪怕风雨骤……”跟电影的巨大影响相比,小说原著的文本意义和创新精神,似乎被掩盖了。
          
          《闪闪的红星》尽管产生在一个特殊的年代,但和同时代一些艺术粗糙、思想模式化、主题肤浅的作品相比,却显示了令人感叹的艺术魅力。尤其是其中的很多忠实于生活并遵循艺术规律的细节描写,至今读来,仍令人惊叹不已。比如对冬子在茂源米店学徒经历的生动叙述,以及电影改编时被删掉的冬子寻找父亲的那些曲折描写,都有很多非常高超的结构技巧,体现了作家驾驭文字的深厚功力。而其中最能显示作家创作水平的,是他对典型环境中的典型人物的成功塑造。不仅潘冬子、冬子妈、宋老爹等正面人物形象塑造得真实可信,就是胡汉三、胖老板等等反面人物,作者也不仅仅用漫画化的笔法勾画简单的脸谱,而同样是通过认真生动的细节刻画,把他们的丑恶内心鲜明呈现在读者面前。
          
          几十年来,《闪闪的红星》被翻译成了十几种语言,再版几十次。为什么今天还有那么多人喜爱它?除了艺术上的成就,当然更重要的还是那种美好的理想追求和深刻的思想内涵。冬子对“土豪劣绅全打倒了”“再没有人压迫人、剥削人”的向往,柳溪的乡亲们为了争取自由、翻身做主而进行的英勇斗争,都是那样的让人感动,让人振奋,让人共鸣。那颗闪闪的红星象征着希望和力量,象征着信念和光明,象征着不屈的骨气和不朽的人生。那灿灿的光芒,穿透黑暗和风雨,永远照耀在人们的心上。
          
          重读这本小说的时候,正是2011年的“六一”儿童节。六月的大地,流辉溢彩;六月的天空,湛蓝明亮。六月里的童年,鲜花一般的童年,是多么美好啊。
          
          今天的孩子们是快乐的,幸福的,明天的孩子们是更快乐的,更幸福的。
          
          在这阳光灿烂、姹紫嫣红的日子里,在孩子们自己的节日里,我祝愿他们健康成长,同时也想推荐他们读一读《闪闪的红星》,了解一下潘冬子们的童年是什么样的,想一想自己的童年跟潘冬子们的童年有什么不同。

        38613861
        ------分隔线----------------------------
        推荐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