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mall id='iz837'></small><noframes id='iz837'>

  • <tfoot id='iz837'></tfoot>

      <legend id='iz837'><style id='iz837'><dir id='iz837'><q id='iz837'></q></dir></style></legend>
      <i id='iz837'><tr id='iz837'><dt id='iz837'><q id='iz837'><span id='iz837'><b id='iz837'><form id='iz837'><ins id='iz837'></ins><ul id='iz837'></ul><sub id='iz837'></sub></form><legend id='iz837'></legend><bdo id='iz837'><pre id='iz837'><center id='iz837'></center></pre></bdo></b><th id='iz837'></th></span></q></dt></tr></i><div id='iz837'><tfoot id='iz837'></tfoot><dl id='iz837'><fieldset id='iz837'></fieldset></dl></div>

          <bdo id='iz837'></bdo><ul id='iz837'></ul>

        1. 返回重庆时时彩计划群
          当前位置: 主页 > 学术争鸣 >

          大地上的风情与歌吟——读火仲舫所著长篇小说《花旦》

          时间:2013-06-17 07:04
            

              客观地说,在近十年以来的宁夏文学界,火仲舫费时数年所创作的三卷本的长篇小说《花旦》,是应该占有一个重要的位置的。这部73万字的多卷本长篇小说,以相当流畅而生动的笔墨,书写了西北腹地一个小村庄50年的生活变迁,在对纷纭复杂的乡土人事和动人的乡间情韵的刻画当中,鲜活地展现了中国乡土社会生活的原始底色和永恒的人性之谜。我以为,小说题名《花旦》,包括书写一个民间秦腔戏班的活动,只与小说最基本的叙事层面有关。小说最核心的主旨和意蕴在于:作者以一枝色彩绚丽之笔如实描画了西北乡村民间世界的光荣与梦想、崇高与卑鄙、有情有义与薄情寡义,懦弱忍让与放纵胡为。一句话,作者运用全部的智慧与才情,为我们展开了一幅源自西部的民间生活的纤毫毕现的全景图。它是一幅有关黄土地的风情画页,同时它也是一曲来自“西海固”心灵深处的动人歌谣。
            简单说来,《花旦》这部小说重要的思想和艺术价值主要体现在以下几个方面。
            首先,小说异常真实地勾画了乡土中国最原始最本色的生存状态,艺术地展现了西北农民复杂的生活世界。
            不难看出,乡土中国的生活状态具有某种原始性。农民从来都是“日出而作,日入而息。”当然,艰辛的劳作之外,农民也有自己的精神寻求。他们对命运有一生的恐惧,于是他们总是在膜拜神灵。小说中接近尾声的地方写道,红城子村的农民,在社会政治局面稍有一些松动的时刻,首先想到的是修庙,为坊神娘娘重塑金身。与其说,农民天生就爱敬神拜庙,不如说生活在山野当中的农民,历来遭受的苦难太多,他们只能将满腔的哀怨化为神像前的倾诉和祷告。小说也用相当篇幅描写了乡土社会和民间世界的欢乐。秦腔是黄土地上的心声,只有在高山旷野当中,秦腔才可以吼出西北人的欢乐与哀伤。《花旦》用了不少篇幅描写了红城子戏班唱大戏、玩社火、说仪程的场景,将乡村世界精神的喜色书写得淋漓尽致,既是乡野民俗图,也是最原生态的民间的想往和情感释放。民间世界当然也是复杂的。民间有正义、善良、凛然自守、扶危济困,民间也有不义、暴虐、见风使舵、落井下石。《花旦》用真实生动的笔触,向读者展现了这彼此对立的两个世界。这是生活的辩证法使然,也是小说艺术忠实于生活的必然选择。
            其次,阅历的深广化为作者知人知世的智慧,同时也化为小说人物刻画的不凡功力。
            任何叙事体的文学都牵涉到对人的探究问题。有人性深度的人物形象的塑造是长篇小说最重要的艺术任务之一。完成了对人性的艰难探测,小说便熠熠生辉;对人性的复杂性认识不足,探究不清,小说的价值往往要大打折扣。《花旦》在对几个主要人物的刻画上,在对其人性深度的挖掘上,是花了力气,取得了艺术成效的。齐翠花、红富贵(国)、红乾仁、红家三兄弟、柳毅、红星等人物形象是站得住脚的,甚至,那个泼妇的形象冯菊花,也是要让人叫绝的。如果论人性之复杂,大概莫过于齐翠花和红星这母子俩。火仲舫长期生活于底层,又做过文化站站长和文工团团长,对戏剧演员的生活是相当熟悉的,对其心理和行为做派是了然于心的。所以,小说对齐翠花这个人物的性格和心理的刻画与描摹形神尽肖,有深度也有光彩。小说对红星的性格形成原因有很好的艺术表现,但感觉这个人物后来的心理和性格变化有突兀之处。红乾仁这个形象,代表了乡土中国那些一旦握有权势,便飞扬跋扈,巧取豪夺,欺男霸女的恶绅形象。在刻画这一形象时,作者用笔是反脸谱化的。其中的一些细节描写,不仅准确传神,而且有人性深度和文化内涵。
            第三,可以明显感觉到,《花旦》是一部具有风俗画意义的长篇佳作。
            有人把《花旦》定义为一部“风俗画小说”。如果说是指小说的全部内容,我不很赞成。如果说只是小说思想艺术价值的一个方面,我是同意的。应该说,《花旦》向读者艺术地展现了西北地区,特别是宁夏南部的西海固地区极其特色的民情风俗,是一部以诗学的方式呈现独特乡风民俗的地域文化小说。由于小说作者比较高超的艺术手段,宁夏南部西海固地区的特殊的人情风俗被审美化了。因此,西北的风情与民间生活的韵味便丝丝缕缕地进入了我们心田。阅读这部小说,仿佛不期然间吃到了具有浓厚地方风味的美食,给人余香满口的感觉。
            第四,肯定地说,《花旦》是一部具有中国气派和中国气味的长篇小说。
            不能说这部小说毫无西方文学的影响,但可以明确地说,这是一部从中国古典文学传统和东方诗学当中汲取文学营养的长篇小说。我感觉,小说走的是古典文学当中“世情小说”(最著名的代表作是《金瓶梅》)的路子,不以“史诗气质”和“宏大叙事”取胜,而是在民间世俗生活的描写当中,展现社会历史变迁和人性的复杂难言。这一点,与新时期早期的文学名作《芙蓉镇》颇为相似。《芙蓉镇》的作者古华声称,它的小说是想“寓政治风云于风俗民情图画,借人物命运演乡镇生活变迁。”(《芙蓉镇·后记》)只是,《花旦》所涉及的社会生活面更为广阔一些。由于作者是从古典文学“武库”里寻找资源,因此造成了小说当中“中国气味”的弥漫,小说的可读性是非常强的,与普通大众具有相当的亲和力。
            在文章的最后,来说说《花旦》的不足之处。
            其一,作品的艺术质量不均衡。小说的第一部艺术质量最高,第二部、第三部显得拖沓。尤其是第三部中红星故事的书写,有迎合市场之嫌。不知道是作者的考虑,还是编辑强人所难。
            其二,小说人物形象的设置,似乎没有通盘的考虑,据统计有180个出场人物,多了一点。如果作者在人物形象的总体设计上更集中一些、精到一些,也许这部长篇小说会增加更多的出彩之处。

              注:本文作者系宁夏作家协会副主席、宁夏大学教授

          32963296
          ------分隔线----------------------------
          推荐内容